师生风采

张芮迪:排球王子的实践梦

 “我不仅仅要做,还要做一个可以拿的出手的项目,要让别人知道,体育代表队也是可以把实践做好的。”

这一做,就是大半年。

一做,就拿了校实践的铜奖。

生于巴蜀大地的张芮迪,身高1米91,初三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走上了排球的道路,长18米宽9米的排球场,自此让他魂牵梦绕。

场上杀气腾腾的他,在场下却总是一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模样。身为清华男排队长的他,从不在年轻队员的面前摆架子,无论是面对老队员还是新队员,他最喜欢的对于自己的称谓都是“芮迪”。

芮迪接过实践副这一职务时,由于繁重的训练比赛任务的特殊属性,代表队之前很少开展假期实践的相关工作。一次学校实践工作年会上,急匆匆赶往会场签到的芮迪却被告知,只有校实践获奖支队才需要签到,这深深地刺激了他的内心,几乎是在一瞬间他就做出了决定:不仅仅要拿出一个支队,还要拿出一支能获奖的实践支队!

决定是短暂而美好的,现实却往往是残酷的。仅仅是确定实践的主题和方向,就伤透了他的脑筋,为了做出个可以拿的出手的项目,为了证明代表队也是可以把实践做好的,在确定实践方向时就会患得患失。最开始对于调研项目的选择有过许多的考虑,想过去云南大理南涧县,因为之前对他影响很大一位排球队师兄,王风潇师兄正在当地对口帮扶担任村第一书记,他想试着去调研当地体育发展情况,开展体育志愿活动,说不定也能像师兄一样做出有意义的事。但是到了准备阶段,和师兄联系后,就发现这个想法想要真的落到实处十分困难,期末接踵而至的比赛和考试,使得寒假实践的计划很快就宣告“流产”。

体育代表队的人大都忙于训练比赛,实践事情几乎全部压在了即将面临推研考验的芮迪身上,他一度想过放弃,孤立无援之时,他找到了胡凯老师,胡凯老师也对他说:“体育代表队的平台不能没有实践项目,实践一定要做,而且早就应该做。”同时给了他很多建议与鼓励。在那个时候,真的就像一针强心剂,重新给了芮迪希望,他开始将目光瞄向暑期实践。

2015年,清华开始恢复足球高水平运动员招生。2015年冬天,全国各地的足球天才们带着自己的梦想,决战西操。就是在那个时候,芮迪通过一位参加招生测试的运动员,有幸结识了一位来自宁夏的足球教练—谈东方老师,对于足球有着狂热感情的他,是现任宁夏足协副主席,同时是宁夏两所中学的足球技术指导,被当地人称为“足球教父”。他谦虚地称自己为独立的足球训练理论的探索者,对于足球有着独到的理解。在当时,立足清华恢复足球高水平运动员招生这一背景,芮迪就已经确定了暑期实践的主题与足球相关。这位对于足球充满激情并且热心的谈老师的出现,则是为他们的实践敲定了地点。而在实践过程中,谈老师作为宁夏本地人,和家人一起为支队提供的帮助,则使实践更顺利地进行了下来。 

西夏王陵千年风骨,六盘山脉塞上江南。在宁夏足协副主席的引领下,宁夏的青少年足球水平迅速发展,在全国的足球比赛中展现了很高的竞技水平,比起像大连一样传统的足球城市丝毫不落下风。而暑假,他们就将和我们这支号称北京市足大学生球水平最高的暑假实践支队相遇。

芮迪说:“我做实践最大的目的,不只是为了让组员收获、感知,还是要用清华的专业足球资源发展群众足球事业 ”

大一暑假的时候,芮迪曾经作为队员,赴广州进行暑期实践。两年过去,他的身份由队员变为了队长,实践组织由院系变为了校体育代表队。谈及这一转变,芮迪说:“当了队长,就更能理解当时身为队员时队长的所作所为。”体育代表队的实践,没有像院系为单位组织实践那样联系专业领域、规定方向,不过体育代表队的实践,包括社工,都更具有人情味儿。

有这么一个词儿,在采访的过程中,

芮迪不断地在跟我强调:幸福

在宁夏一个自闭症幼儿园,芮迪和他的队员们看望那里的孩子,与这群活在自己世界的天使做游戏。他们把足球放在这些孩子的面前,孩子们却不知道这是足球,这可以踢,就那么呆呆的望着放在他们面前的足球。那一刻,经受了十数年足球专业训练的队员们也静默无言,与这群一生都不能享受足球快乐的孩子们相比,能够在绿茵场上恣意奔跑的他们是多么的幸福。

支队队员中有四位清华恢复足球高水平运动员招生后第一批被招收的队员,赶上这样一个新时代的他们确实是幸福的,队伍中还有两位女足队员,一位复旦大学校队的队员。支队在宁夏与幼儿园,小学,中学等各级梯队接触,与宁夏省足协等政府机构对接,对于宁夏的足球生态环境,乃至全国各年龄段足球的发展现状,有了自己的理解。

芮迪说:“很多时候,作为一个打排球的人,很难理解自己的队员在踢完一场在自己看来很平淡的足球比赛后,会有那样的兴奋和复杂的情感。”千般百态人,体育一线牵。体育尤其是足球,拥有这般力量:可以让陌生人在短时间内建立情感,打破彼此的防备与隔阂。人情味儿,这是体育的特质,是体育代表队的特质,也是贯穿在体育代表队实践中的特色。

这个重庆的大男孩儿是如此的爱着自己的队伍,关于实践,关于排球,话匣子打开就再也没有停下。


芮迪说:“一直想探索一种以队伍为建制出去实践的模式。把最了解和擅长同一项目的人召集到一起,就能更好地发挥利用这个项目的价值,在实践的过程中也可以和队伍成员加强感情建设。代表队既然有这个实践部门,就应该出一个实践支队。”如今已经卸任实践副的他,希望接替者能够继续将这一方式与体育代表队的本身特点相结合,探索出一条真正适合体育代表队的实践道路。